行政程序立法,时机成熟了吗(对话)

乐橙o98.com

2018-10-05

  对话人:  中国行政法研究会名誉会长 应松年  北京卓亚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理事长 周成奎  中国立法学研究会会长 张春生    近日▓,在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▓、北京卓亚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“中国行政程序法”研讨会上,中国行政法研究会名誉会长应松年、北京卓亚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理事长周成奎▓、中国立法学研究会会长张春生,就中国行政程序的立法问题发表了各自观点。   记者:在法治政府建设中▓,如何理解行政程序的重要性?  应松年: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深入推进依法行政▓,加快建设法治政府▓,并提出了多项具体部署。

其中,依法全面履行政府职能▓、健全依法决策机制、全面推进政务公开等多项部署要求都是涉及行政程序的,特别是明确提出要“完善行政组织和行政程序法律制度”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▓。   实践充分证明▓,程序是实体的保障,是实体能按照既定轨道得以准确落实▓、最终实现目标的重要保障。 程序越规范科学,实体行为就越有章可循,经济社会发展就越井然有序。 目前,我们亟须推进行政程序的规范化、制度化,这是推进法治政府建设的重要内容。   记者:在完善程序制度方面▓,我们目前做了哪些方面的努力?  应松年:近20年来,我们主要从两个方面的进行了努力:  第一方面是从分散的程序制度着手▓。 长期以来▓,我们重实体轻程序,缺乏对行政程序规范化、制度化的足够重视。 直到行政诉讼法制订以后,才有相关立法部门和学者着手考虑制订程序法,但是当时立法条件并不成熟,很难立即组织制订行政程序法。

因此▓,当时国家从几个重要的行政行为开始▓,先后制订了行政处罚、行政强制、行政许可等程序制度。   今天▓,程序正义越来越被提及和重视,百姓也愈发通过合法程序维护合法权益、表达利益诉求。

比如说水价要不要上涨,很多地方都会事先自发组织开展听证会等活动,广泛听取群众意见。   尽管如此▓,我们仍然深刻认识到,单独的、分散的行政程序立法是不够的,确实需要统一立法▓,使得那些难以单独制订的▓、而实践当中又非常需要的行政行为,都能实现有法可依▓▓。

这样也能避免不同法律对同一行政行为的重复规定,节约立法成本。   另一方面是很多地方开始探索制订行政程序规定,甚至考虑将其进一步上升为地方性法规,这些努力也为我们制订全国统一的行政程序法▓,积累了经验,做足了准备。   记者:当前,推进行政程序法的制定时机成熟了吗▓?  周成奎:现在是一个推进行政程序立法的好时机▓。   第一,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,到2020年基本建成法治政府。

那么,基本建成的标准是什么?根据中央部署,应该包括如下几个标准:要依法制订、行使、制约、监督权力;要依法调控和治理经济;要推进综合执法▓;要实现政府活动全面纳入法治轨道。

  按照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,行政程序的规范化、制度化是一项重要工作。 五中全会提出,各个领域的基本的制度都要形成,行政程序属于基本制度,行政程序方面我们仍存在很多的制度漏洞,实现基本建成法治政府,行政程序立法自然是要考虑的一个问题。

  第二,行政程序是决策科学化的一个基本要求▓。

改革开放以来,各级党委政府始终坚持民主决策、科学决策,但是也有不透明▓、不规范的问题。 为了进一步提升决策的民主化▓、科学化,当中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程序问题▓▓。

  第三▓,严格按程序办事是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的重要体现。 保证人民主体利益,我想不只是我们的发展,还有很重要的一点▓,就是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▓、参与权、表达权、监督权,充分实现政府活动始终是为了人民、依靠人民。

这方面也离不开行政程序对行政活动的规范。

  张春生:行政程序经历了一个由附属物到独立存在、由零散到相对系统、由低层级向高层级发展的过程。 这个过程既是我们的历史▓,也是法治政府建设的内在逻辑。 认识是一步一步来的▓,一开头就搞一个法典式的行政程序法,不但写不出来,到了地方也执行不了。 现在,我觉得应该提上日程,现在积累的条件够了、成熟了。